你毕竟是要奔向远方的,偶然途经我这小小的酒肆,小憩一下,便要再次风雨兼程。

山高水长,愿有人陪你流离失所。

我这间小小的酒肆,开在这条远远称不上繁荣的小街上,也有些年头了,来来往往,不知看过若干旅人,落魄的,自得的,笑着的,哭着的。每个
来此的人,都自顾自的喝着本身的酒,做着本身的梦。

她是第一个约请我共饮一杯的人,也是第一个没有点上一坛“呕心沥血”的人。一边喝着酒,她一边与我讲述她这一路的景色,有五岳的壮丽,西湖的温婉,边塞的荒漠和首都的繁荣。

我悄然默默的听她讲着一路的故事,直到酒坛里倒不出一滴酒。

“还喝吗?”

她微微点了拍板,已有些许醉意。

我从屋后抱出一小坛酒,放到她眼前
,她还愣了一下,随后笑了起来,说着我太小气,就拿这么点酒。

我也笑了笑,细语轻言。

“这,即是呕心沥血”

她愣住了,说这我可买不起。

她当然买不起了,“呕心沥血一壶酒,黄金千两愿拱手”这绝不是风闻,借使倘使要卖,这世间又有几人买得起呢。

我悄然默默地为她倒满羽觞,又把我眼前
的羽觞倒满,这一坛酒也就没了。

我做了一个请的姿式,她也毫不客气,将杯中酒逐步饮下,细细品味着这名动全国的“呕心沥血”。

刚饮完,还来不及做出评价,即是趴在桌子上沉觉醒去,我起身关上了店门,随后将我眼前
的酒一饮而尽,也沉觉醒去,不过睡去以前,我握住了她的手。

“呕心沥血”并不仅仅只是让人昏睡的酒,它之所以名动全国,只因一个“梦”字,它会让人做一场梦,在现实全国的一切遗憾,都能够得到弥补,在梦里会有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,在梦里,一切能够重来。

但众人不知的是,如果两人喝下同一坛酒,那末
两个人就会进入同一个梦里。

日上三竿,我和她都从觉醒中醒来,面对着面,相互看着对方,还是她先笑了起来,捧住我的脸,微微的一吻。那一刻的全国,是恬静的,风不动,云不动,鸟无声,虫无声。

我和她在每个
早晨一同将店肆开张,一同将酿好的酒收进酒坛,一同预备午饭,一同相依偎着看夕阳西下。

每到夜晚,咱们都会坐在屋顶,她靠在我的怀里,我用长衣把她裹住,不让她感到夜晚的丝丝寒意,一同望着星空,细数它们的心意。

时光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从春天到炎天,如今一转眼又到了秋天,候鸟都开始了迁徙,也就在这一天,她走了。

我是晓得的,她早晚都是要走的,在蓝天展翅翱翔的鸟儿,怎样可能会在一个中央永久停息,即使那边再美,再让它不舍。

拜别的前一天早晨,她靠在我的怀里轻语,她说,全国很大很大,我的脚步还没走到全国的十分之一。

她看着我,你可愿陪我流离失所。

我缄默片刻,天大地大,只愿得一隅偏安。

她已沉觉醒去,在我的怀里,灵巧的像只小猫,青丝如瀑,红唇娇艳,我不由
深深的吻下,如果可能,多但愿这一刻的时光停住,如果可能,用生命交换也无不成。

第二天清晨,我醒的很早,但她醒的更早,天还没亮,她就踏上了旅途,她没叫醒我,我也就索性装睡,听着她蹑手蹑脚的拾掇好行李,暗暗地走出店门,当时我隐约间瞥见,门外的星空,一如她和我初见时那般璀璨。当时我隐约间瞥见,她回过头时的眼睛,闪耀着点点的泪光。

我想如果我真的出口挽留,她或许情愿停息片刻。

惋惜我毕竟是厌倦了流浪,再也没有气力陪你翱翔。所以我宁愿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,也不想束缚你一丝一毫,相濡以沫,毕竟是不如相忘于江湖。我会好好深爱着你,即使这一次只能选择放手。

 

当太阳刚升起,我推开店肆的门,像往常同样等候着顾客的到来。而后,我坐到靠着窗子的木桌旁,那边放着一封信,她临走时暗暗放在了这里,我看了一遍又一遍,字体娟秀,像极了那一天她温婉的笑容,信上并没有甚么
太多的话,惟独寥寥几个字罢了。

“愿你当垆卖酒,不染喧嚣分毫”

平旦当前

我不知你去向何方

呕心沥血

许了你一世痴狂

月下的远方 你痴痴的向往

月下的酒肆 从没有荡气回肠

你一吻 我竟不由得随你流浪

惋惜早已没有了同党

不能囚你与深爱的铁窗

我宁愿看着你翱翔

看着你跌跌撞撞

终有人陪你比翼成双

我就在这里 小小的酒肆

开到白发苍苍

还是在这个小小的街上,一个小小的酒肆,每当平旦到来,我推开店门,呼喊着卖酒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岁月如水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popnsprinkle.com